微信温州指数
温州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简称“温州指数”)是用于反映某一区域一定时期内民间融资价格水平及变动趋势情况的一套指数体系,包括综合利率指数、不同融资平台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期限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方式利率指数等。
行业动态
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具体阐述金融业对外开放时间表 六项措施数月内落实 五项措施年底前推出
日期:2018/4/12 0:00:00
 

2018-04-12 张末冬 金融时报

 

     

 

410日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宣布中国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之后,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11日召开的分论坛上具体阐述了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与细节。

下一步,我们将遵循以下三条原则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要使金融监管能力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易纲同时指出,这些措施是经过慎重考虑后,在评估各项条件已经成熟、监管已到位、数据已到位后,才进一步推进的。

确定具体措施及时间表

易纲透露,六个方面的开放措施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落实。第一,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第二,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保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3年后不再设限。第三,不再要求合资证券公司境内股东至少有一家是证券公司。第四,为进一步完善内地与香港两地股票市场互联互通机制,从51日起把互联互通每日额度扩大4倍,即沪股通及深股通每日额度从130亿元人民币调整为520亿元人民币,港股通每日额度从105亿元人民币调整为420亿元人民币。第五,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第六,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

在今年年底以前,中国还将推出以下措施:第一,鼓励在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纪、消费金融等银行业金融领域引入外资。第二,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第三,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业务范围。第四,不再对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单独设限,内外资一致。第五,全面取消外资保险公司设立前需开设两年代表处要求。

另外,金融业开放方面还包括,争取于2018年内开通沪伦通

外界对上述措施给予很高评价,不过同时也提醒,要对扩大对外开放后可能出现的风险加以警惕。     

对此易纲表示,为促进金融业开放相关工作顺利实施,相关部门还将做好配套措施,在扩大金融业开放的同时加强金融监管。他指出,在放宽外资准入和业务范围的时候,依然要按照相关法规对各类所有制企业进行一视同仁的审慎监管。通过加强金融监管,我们可以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事实上,中国此前宣布的各项开放措施均在顺利推进中,包括已经放开了银行卡清算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限制,放宽了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的限制,对外商投资征信机构实行国民待遇。

不会以货币贬值应对中美贸易摩擦

针对当前中美贸易摩擦这一热点话题,易纲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是个结构性问题,并且是个长期的问题,所以要更理性地解决。

他具体谈到,中国处于亚洲产业链的末端,会从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省等进口部件,加工完成后对美出口成品。中国对美的顺差其实反映的是整个东亚产业链对美的顺差,所以应从多边视角来看待贸易平衡问题。

其次,从国民账户恒等式来看,等式的左边是经常账户,右边是政府赤字、投资和私人储蓄。现阶段,美国的财政赤字扩大、投资增加、储蓄率下降,经常账户逆差也会扩大。根据这个恒等式,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比较难解决。

第三,全面评价贸易不能只看货物贸易,还得看服务贸易。而美国在服务贸易有比较优势,中国对美服务贸易逆差增长很快,过去十几年年均增速接近20%2017年这个逆差超过了380亿美元。中国金融业进一步开放之后,美国还可以更好地利用比较优势。所以,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加在一起,可以看出两国的贸易关系其实是更平衡的。

最后,美国的跨国公司在中国销售额和利润都很高,但当讨论中美贸易失衡这个话题时,其实并没有把这部分内容包含进去。

那么,中国是否会使用货币政策的手段来应对中美贸易问题呢?易纲回应,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依据国内经济综合考量,是服务实体经济的。目前来看,国内货币政策及外汇市场运行良好——外汇市场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人民银行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进行过外汇干预,外汇市场也可以很好服务个人和企业,让国内外公司方便进行贸易和投资。我认为,未来外汇市场也会运行得更好。易纲指出。

 

有能力应对货币政策正常化

当有记者问到,中国央行目前是否有上调基准利率的考虑时,易纲表示,中国正持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但仍存在一些利率双轨制”——一方面,存贷款方面仍有基准利率;另一方面,货币市场利率完全由市场决定。目前,我们已放开了存贷款利率的限制,也就是说商业银行存贷款利率可根据基准利率上浮和下浮,根据商业银行自身情况来决定真正的存贷款利率。易纲表示,最佳策略应该是让这两个轨道的利率逐渐统一,这也是要做的市场改革。

在谈到主要经济体目前正在推进的货币政策正常化时,易纲指出,中国实行的是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并没有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及零利率政策,面对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资产负债表收缩,中国已完全做好准备。

他进一步谈到,当很多发达国家实行零利率时,国内的隔夜利率、七天利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依然稳健,而且和美国的利差保持在一个舒服的区间内。有了稳健的基础,当其他国家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时,我们依然会保持稳健。易纲举例,比如美国目前已进行6次加息,但人民币收益率曲线一直比美元收益率曲线高80100个基点,保持了稳定的利差。他认为,当前的货币政策格局和利差格局总体稳定,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

除上述内容外,易纲还就加强虚拟货币监管阐述了央行的观点。在他看来,虚拟货币对实体经济的服务比较少,其中有一些还存在投机行为,甚至洗钱行为,所以人民银行对虚拟货币一直保持谨慎态度。但实际上,在对数字货币(digital currency)的研究中,中国是走在前列的。目前,中国正在对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以及金融科技进行研究,来探讨如何以最好的形式服务实体经济,并且要安全发展这些技术,避免可能的负面影响。

作者:张末冬

编辑:吴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