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温州指数
温州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简称“温州指数”)是用于反映某一区域一定时期内民间融资价格水平及变动趋势情况的一套指数体系,包括综合利率指数、不同融资平台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期限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方式利率指数等。
行业动态
广东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破冰
日期:2014/4/29 0:00:00
 

对于广东的小额贷款公司而言,长期困扰其业务发展的融资有了新突破。上周,广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开业,南都记者从现场看到,首期上线产品包括可为小额贷款公司提供融资渠道的小贷资产收益权。据广州金融交易中心相关人士介绍,目前该交易平台已经成功发行4单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未来平均融资成本将控制在12%左右。

南都记者从小贷业内采访获悉,对于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小贷业内反应积极,但对于已经从银行获得注册资本100%融资资金的小贷公司而言,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由于仍在表内,难以突破现有的融资上限规定,此外,还有已经发行了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的小贷公司担心融资杠杆的提高将引发银行抽离原有贷款。

据悉,一直以来,小贷行业一直有打破“债务天花板”呼声,但各级监管的态度均相对谨慎。广州市分管金融的副市长欧阳卫民就在现场提问时对小贷融资杠杆放开基本否定,并强调在小贷融资创新中,应该保留一定底线。

小贷融资渠道过窄

资金不足,杠杆较低一直是制约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瓶颈。不过,近期以来,随着政策“解冻”,广东小额贷款公司在融资渠道上有了新的突破,本月18日,刚开业的广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在首批挂牌项目就出现了6个小额()贷款公司贷款资产收益权项目,被视作广州小贷融资渠道的一个新突破。

据介绍,小额()贷款公司贷款资产是指小贷公司因向借款人发放贷款而形成的债权性资产,和小额()贷款公司对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形成的债券型资产及其持有的小额贷款公司的信贷资产和不良资产。小额()贷款公司贷款资产收益权是指基于小贷资产而形成的收益权利。

“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是小贷公司解决资金问题的另一个重要渠道。”广州一家小贷公司负责人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小贷公司长期存在的融资难题有破冰

据悉,小贷产生以来,在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的同时,却一直在闹“钱荒”。在只贷不存经营模式下,小贷公司的资金来源被限于股东缴纳的注册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而且按照规定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融入的资金不得超过50%。过去一段时间,为了改变小贷公司的资金难题,不少省市推出了“地方小贷新规”,广东提高到100%。不过事实上,广东能够获得100%小贷公司非常少,绝大多数的小贷公司可以从银行获得注册资本50%的融资。

“银行对于小贷公司的放贷动力不大,相对谨慎。”广州萝岗金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发小贷”)相关负责人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以该公司为例,增资扩股前仅能从国开行获得注册资本10 .5的融资5000万元。

收益权融资成本约11%-14%

南都记者获悉,在广州金融交易中心挂出的6个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项目中,就包括了金发小贷3000万元的资产包,目前该资产包已经成功发行。金发小贷相关负责人同时提到,该公司刚完成增资扩股至2亿元,对资金的需求并不大,也希望通过资产收益权转让对相应市场有所了解。

广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上周,该交易所已经成功发行了4个小贷资产收益权项目,其中包括金发小贷和两家惠州的小贷公司,也包括去年为解决小贷公司设立的立根再贷款公司的一个2000万元的资产包。据悉,从投资者的收益看,上述两个资产分别给以投资者8.5%以及8%的收益率。而从小贷公司的融资成本上看,金发小贷的融资成本大概为11%,稍高于银行贷款,“目前其从国开行获得融资大概为基准利率上浮30%40%,即一年期贷款余额大概为7.8%8.4%。”上述金发小贷负责人介绍。

广州金融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表示,立根再贷款和金发小贷由于股东资质较好,相应项目无需担保公司介入,成本相对较低,不过,另外两单小贷信贷资产收益权融资成本则大概为14%左右。广州股权交易中心总经理、广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总经理黄成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给投资者的收益率若过高,小贷公司的融资成本提高会加大小贷公司的经营风险,按该中心的设想,在一段时间的成熟运作后,将融资成本控制在月息1分,即年化12%以内。

不能突破融资上限规定

“成本上过得去,现在各家小贷公司都有冲动,发行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但融资杠杆的限制仍在。”上述获得三家平台“邀约”的广州一家小贷公司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表示,尽管看起来很美,但是目前对于已经满额达到100%融资规模的该公司而言,由于小贷资产(或收益权)的转让回购不能出表,而根据相关规定且不能超过注册资本的100%,该公司很难通过此种模式进行融资。

南都记者在广州出台的相关意见稿中看到,相较于深圳200%的负债杠杆率,广州意见稿则明确指出,广州小贷公司通过银行等金融机构,小额再贷款公司,小额贷款公司承担回购义务的贷款资产转让及贷款资产收益权转让,以及经批准的其他方式融资的余额合计不得超过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的100%

“这就是说,目前只有在银行的融资尚未达到100%的公司才有资格通过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进行融资。”上述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不过采访中,即便是从银行获得融资额度未满11的小贷公司,目前通过资产收益权方式获得融资仍有银行筹资的隐忧。一家已经发行了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的小贷公司负责人就对南都记者坦言,从银行的角度考虑,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将加大小贷的负债杠杆,但银行或因为超过原有50%杠杆,而担心小贷公司的经营风险,尽管目前银行尚未对公司提出相关要求,但仍有抽贷的隐忧。

据悉,为了防控小贷资产转让中控制小贷公司的风险,交易所普遍设立了一定比例的限制。如尽管没有明文约定,但是广州金融交易所为此划了几条红线:转让的资产收益权总量上一般只占注册资本的20%50%为上限。此外,单笔亦规定不得超过5000万元。

交易方暂限机构

除了在融资比例上设置一定的限制,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相对专业,风险相对较高,不应该面对公众发行,而应该主要针对机构投资者。南都记者从广州金融交易中心获悉,目前该中心发行的4单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购买方均为机构投资者和企业,其中机构投资资金主要包括固定收益率产品和基金直管计划。

尽管尚未有个人投资者介入,但是金交所并没有关上个人投资者参与的大门。据悉,自然人参与交易,个人金融资产要满足100万元以上。黄成对南都记者表示,长远看金交中心要满足个人理财要求,但初期交易以机构为主。从风险承受能力上考虑,对个人投资者的资格检验基本参照股指期货业务的准入条件。

而相较于广州,深圳的小贷创新产品参与的范围更加广泛。据了解,其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分销商中将出现P2P平台的身影。据陈宝国介绍,太平洋资管名下的P2P平台万惠投融,也将代销上述资产包的部分份额。

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在部分交易平台的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方案中,还有引入险资购买的计划。据悉,险资管理投资产品必须在A A A级以上,为此,此类产品在方案上设计了除引入担保公司担保外,还要求小贷公司拿出部分资金购买。“小贷公司的资金用途没有这一范围,这一方面的放行还需监管同意。”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相关平台已经就此问题和省市金融办进行沟通。

广州拟对小贷进行评级分类管理

“解决小贷的融资问题,最关键的还是融资杠杆放开限制。”金发小贷相关负责人亦表示,从近期国家领导在考察小贷公司时的表态看,小贷公司的融资限制有望取消,解绑小贷公司融资杠杆限制交由市场决定。不过,对于一刀切放开融资限制,业内普遍认为可能性不大。广州一家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分类监管原则下,分级放开融资限制的可能性更大。

南都记者从业内独家获悉,目前广州市委托立根再贷款对小贷公司进行评级分类管理,并有望在评级分类管理出来后,针对不同的小贷公司资质不同,给予不同的政策。“其中就包括融资比例的问题。”一知情人士透露。

据悉,一直以来,小贷行业一直有打破“债务天花板”呼声,但各级监管的态度均相对谨慎。在金交中心开业当天举办的论坛上,广州市分管金融的副市长欧阳卫民就在现场提问时对小贷融资杠杆放开基本否定。他表示,每类机构都是金融生态的一个物种。小贷公司本质就是用自己的钱给上下游生意伙伴放款,定位是“蚂蚁”而不是“大象”,不要老想着加杠杆,把它办成银行。欧阳卫明强调在小贷融资创新中,应该保留一定底线。 采写:南都记者 陈颖

相关报道

交易所抢食小贷资产转让业务

南都记者获悉,近期在广东,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并非仅在广州破冰,深圳也推出了类似产品。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和广东太平洋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也联合推出小贷信贷资产收益权。据悉该交易所的此类小贷资产收益权转让分3个月、6个月与12个月三类,其单笔融资规模不低于1000万元,年化融资综合成本为13%-18%

按照交易规则,进行此项业务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经营状况必须满足当地最低监管要求,经营时间不少于一年且持续盈利,房地产、钢贸等与监管政策“冲突”的小贷资产均不能转让。

广东太平洋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陈宝国表示,小贷公司不愿意资金闲置,该项目根据其先有客户、然后融资的特点,采用一次审批、分批授信的模式,5000万元的融资额度,每次将按1000万元的额度发放,小贷公司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随时使用。

事实上,最早试水小贷资产收益转让的并非广东的上述两家交易所,其最早由重庆金交所创设。不过广东此前未在政策上放开此类创新,囿于合规性此类业务一直在广东有所限制,而此次金融创新的开闸,首先是政策上的允许。其中,深圳今年220日出台相关政策,除银行外,深圳小贷公司可以在前海金交所、前海股权交易中心及其他合规渠道,通过信贷资产证券化、同业拆借、再贷款等方式融资,同时放宽融资规模,上述融资规模的上限为上一年度净资产的200%。而广州亦在2月份发布了《广州市小额贷款公司开展贷款资产转让及贷款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试行办法(征求公众意见稿)》,根据意见稿,持续经营1年以上,具备开展咨询业务资格;上年度及本年测算的年化注册资本回报率不低于8%、上年度不良贷款率低于5%、未发现重大违法违规行为的小贷公司,可开展贷款资产转让。

据悉,随着政策的放开,广东小贷公司成为各地方交易所争夺的项目,且已成为各地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的“标配”。广州一家小贷公司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包括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广州金融交易中心以及北京的一家公司均找上门洽谈类似业务,其中普遍融资成本在12%左右,颇有吸引力。

黄成告诉南都记者,尽管广州金交中心首批上线挂牌项目中信托受益权居多,但小贷资产收益权将是未来该中心的成交主力。前期广州金融交易中心已经对全省300多家小贷公司进行摸底,预计近期还将有56个项目推出。该交易所另一名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正在洽谈的小贷公司大概有10多家。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采写:南都记者 陈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