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温州指数
温州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简称“温州指数”)是用于反映某一区域一定时期内民间融资价格水平及变动趋势情况的一套指数体系,包括综合利率指数、不同融资平台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期限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方式利率指数等。
行业动态
上海证券报:温州拟申请民间借贷配套税收优惠 学界建言差别化减免
日期:2014/5/13 0:00:00
 

发布日期:2014-04-16    来源:中国证券网

    民间借贷利息所得应纳税,是我国税法明确规定的。但长期以来,由于个人之间的民间借贷较为隐蔽,且缺乏强制纳税申报机制,税务部门不易监测,故个人民间借贷利息所得长期游离于税收征管之外。
  温州是全国首个采取大额民间借贷强制备案的城市。目前,对于资金借出方因利息产生的税收问题,政府层面鼓励借出方自行申报,不作硬性规定。温州市方面正积极研究,向国家申请有关税收优惠政策。
  受访专家表示,从法理上看,征税势所必行,但如能实行差别化的税率,例如对按规定备案的、投向三农的借贷行为实行税收减免,则有助于民间借贷的进一步阳光化
  利息所得应纳税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有星曾主持《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研究》课题,是《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起草人之一。他对上证报记者表示,民间借贷长期处于地下,借贷双方实际发生借贷金额和利息收入等不明,征税客观上有困难,加之借贷双方纳税意识不强甚至故意逃税等原因,给人感觉是民间借贷不纳税。
  民间借贷行为按主体,可分为企业与企业之间、企业与个人之间和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借贷。关于企业之间的借贷,根据规定不论金融机构还是其他单位, 只要是发生将资金贷与他人使用的行为,均应视为发生贷款行为,按金融保险业税目征收营业税。而企业向个人进行融资借款时,个人在获取税务机关代开的利息发票时,需缴纳营业税,并征收20%的个人所得税。
  至于个人之间的借贷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等个人所得,应纳个人所得税。该法第三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的个人所得税率为20%
  温州当地地税局人士表示:此前民间借贷的征税以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借贷、个人与企业之间的借贷为主,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借贷几乎没有纳税。纳税人基于账务处理需要税务发票时,主动向税务部门申报纳税。借款人是否纳税,完全取决于对方是否需要代开发票。若当事人不需要代开发票,税务部门就很难监控民间借贷行为。
  此外,对个人民间借贷产生的利息收入,在按利息收入总额征收5%金融保险营业税的同时,同时又需征所得税,而企业仅需申报营业税。对利息所得实行多税种并行的复合征税有失公平,也是此前个人民间借贷基本不纳税的原因之一。
  税收优惠有助阳光化
  今年31日,我国首部地方金融法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正式施行。《条例》规定,单笔借款金额三百万元以上的、借款余额一千万元以上的、向三十人以上特定对象借款的民间借贷应强制备案。
  对于浮上水面的民间借贷,温州市政府目前鼓励借出方自行申报纳税,不作硬性规定。温州市今年将加强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办理借款业务利息个人所得税政策的研究,积极向国家争取有关税收优惠政策。
  西南政法大学副校长、教授岳彩申认为:如果一刀切强制征税,会提高借款成本,会使民间借贷重新走入地下。如果法律明确规定合理减免民间借贷的税收,可以一定程度上激励其走向阳光化,主动接受法律的规制。
  上述地税局人士表示,应对民间借贷实行较低的税率,因为民间借贷是一种风险极大的特殊交易行为,不是一般的经济投资,应根据风险系数制定比一般经济投资更低的税率。其次,应实行单一的税种,避免既征流转税又征所得税。另外,企业与个人民间借贷行为税负应趋向一致,以体现公平纳税。
  岳彩申表示,应实行差别化税收:对于纯粹互助性的民事性借贷,应当免征所得税;对于营利的商事性民间借贷,理论上应当征收所得税,但如进入科技创新领域、三农等政策扶持领域的,应当比照相关政策减免税收。为鼓励备案,对于按规定登记或备案的借贷行为应当明确规定减免所得税。
  此前发布的《条例》的实施细则规定,非金融企业民间借贷的利息支出,不超过按照金融企业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数额部分,准予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这意味着利息的成本可以抵扣部分税收,减轻了借入方的成本。
  李有星对记者表示:民间借贷备案制度实施过程中,税收的优惠能起到推动作用。温州是国家级的金改区,取得税收优惠政策有一定空间,包括对资金出借方的收入减免征税、对资金借入方的利息支出列入企业成本等。对于资金出借行为,原则上应该采用统一的税收政策、减免政策,当然可以对支持投向实体类企业的借贷减免部分税收,以示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