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温州指数
温州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简称“温州指数”)是用于反映某一区域一定时期内民间融资价格水平及变动趋势情况的一套指数体系,包括综合利率指数、不同融资平台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期限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方式利率指数等。
行业动态
央行16日定向降准 货币政策难迎全面宽松
日期:2014/6/10 0:00:00

6月9日晚,央行宣布从2014年6月16日起,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本次定向降准的目的是有针对性地加强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这是继4月25日下调县域金融机构存准率后,央行在一个半月之内的第二次定向放水。分析人士表示,虽然定向降准有成为常态的趋势,但在当前复杂的经济形势下,短期内货币政策还难以迎来全面宽松。

央行表示,此次定向降低准备金率就是要鼓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将资金更多地配置到实体经济中需要支持的领域,确保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更加顺畅。当前流动性总体适度充裕,货币政策的基本取向没有改变。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适度增长,促进经济健康平稳运行。

按照央行的画线,“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是指:上年新增涉农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涉农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或者,上年新增小微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小微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按此标准,此次定向降准覆盖大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

此外,为鼓励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发挥好提高企业资金运用效率及扩大消费等作用,下调其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由于能对流动性产生影响的四大国有银行和体量较大的商业银行并不在此次定向降准范围内,多家机构看淡了央行此次定向操作对市场的影响。

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表示,此次定向降准释放资金大概为600亿人民币,对整体流动性影响不大。“央行再度定向降准而非全面降准,表明央行维持现有货币政策基本取向不变的态度,通过定向放松等更有效的手段解决利率传导不畅问题。”

中金债券报告称本次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700-800亿,略低于此前预期的1000-2000亿,也没有超出市场预期,释放资金规模远不及一次全面降准。从二级市场资金融入看,城商行和农商行是主要的资金融入方,此次定向降准将降低二级市场融资需求,有利于资金面稳定,预计六月出现钱荒的可能性低。

中金债券表示,考虑前期利率下行已反映资金释放影响,此次释放资金规模也未超出预期,预计利率下行空间有限。定向降准反映定向货币宽松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基调,预计未来或有进一步宽松政策出台,包括放松贷存比和信贷额度控制。随着定向宽松的逐步推进,信贷投放或将增加,社会融资规模也有望回升,这有利于经济企稳反弹。

海通证券宏观债券首席分析师姜超则认为央行的二次降准,体现了总理“加大定向降准力度”政策精神,主要为改善流动性,增加有效信贷投放,未来定向宽松政策仍有望持续。“当前经济有效需求不足,因而单纯货币数量宽松政策效果有限,要降低融资成本、增加信贷需求,或仍需使用利率政策。”

观察人士表示,央行今年以来操作的两次定向宽松,实际上都是体现了决策层的意志和态度。

4月16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分析研究一季度经济形势,部署落实2014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确定金融服务“三农”发展的措施,决定延续并完善支持和促进创业就业的税收政策。会议要求加大涉农资金投放,对符合要求的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合作银行适当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落实县域银行业法人机构一定比例存款投放当地的政策。

此次会议一周之后,央行就宣布从2014年4月25日起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5月23日,李克强在内蒙古自治区考察调研时表示,金融是经济发展的血液和重要支撑。要针对企业反映的实体经济资金总体紧张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运用适当的政策工具,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盘活资金存量,优化金融结构,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推进金融改革,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5月30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深化金融改革,用调结构的办法,适时适度预调微调,打通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经脉”,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

李克强总理在两个月内连续两次强调了“定向降准”在货币政策的微调中的重要性。而央行也对决策层的部署迅速跟进,实施定向宽松。

从去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市场人士开始预期中国的货币政策在今年将迎来全面宽松。对此,央行行长周小川在5月初的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进行了否认,周小川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务院还是很明确的,不要采取所谓大规模的刺激政策。“从央行来讲,进行逆周期调节,如果我们发现出现有周期性变化,进行逆周期调节,而且绝大多数是微调。这种微调应该始终都是在做的。不管你看见没有看见,我们都在做。微调的调节在宏观审慎调节工具有一些是在流动性方面。在积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需要典型的货币数量工具、货币性工具、政策性工具迈台阶。那些工具一走就要走一个台阶的,那个需要更多的考虑。”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此前表示,存款准备金率已成为对冲高额外汇占款的工具,存准率的调整会引起较大震动,而我国外汇占款数额巨大,降准吐出的头寸会对市场产生较大冲击,所以央行不会轻易全面调整存准。

另外,当前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银行资金会更多流入软预算约束平台,全面降准势必带来这些平台债务的再度扩张。有专家分析称,事实上,无法控制资金流向,担心债务再扩张正是当前央行不愿全面降准的原因之一。(腾讯财经 姚江波 发自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