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温州指数
温州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简称“温州指数”)是用于反映某一区域一定时期内民间融资价格水平及变动趋势情况的一套指数体系,包括综合利率指数、不同融资平台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期限利率指数、不同融资方式利率指数等。
行业动态
金改助推温州经济渐出低谷
日期:2015/1/16 0:00:00
来源:温州日报

  温州金改即将迎来3周岁。3年来,温州金改在独特的经济地理版图上取得了积极的进展,在民间金融疏导和监管方面做出诸多探索和尝试。

  1月8日,在杭州举行的“温州·中国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编报年会议上,省金融办副主任包纯田,市委常委、副市长王毅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温州金改给温州经济带来的“正面效应”:温州面临的困难是剧烈的也是最集中的,但同时解决问题的过程也将会是走在前面的。再过几年,温州经济将会率全国之先走出低谷。

  温州金改

  已经完成十项任务

  “温州民间投融资的热闹程度跟深度在全国都是最高之一,显示出来的民营运营规律也是最正宗的。”全程参与温州金改的包纯田认为,温州探索的民间借贷利率关系和借贷法律约束的内部层次在全国范围内有参考意义。

  “温州金改来之不易也很艰难,每一步进步都值得我们自豪。”包纯田给温州金改“点赞”,他说温州乃至浙江,在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环境下暴露出来的问题最集中,关心最多议论也最多,但是解决问题的过程也将会是走在前面的。

  “金改设立之初定下的十二条任务已经完成了十条。”执掌温州金融改革的王毅则直率地表示,参照“温州金改十二条”自我评估,温州金改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效。目前仅利率市场化、个人境外投资试点两项未实现。他认为利率市场化、个人境外投资是全国范围内的金融改革,单凭温州的力量很难突破。

  “温州在很多方面已经趟出了一条路来。”王毅表示,温州在企业不良处置的方法和流程、相关的法律和税收制度的创新上以及地方金融监管和民间资金的市场的监测已经积累了很多很好的经验。

  温州金改先行探索,省内的其他城市也悄然跟上。包纯田表示,在温州金改的同时,省金融办还选择了不同发达程度、经济类型、城乡关系且具有代表性的地区进行民间金融管理的试点,意图是与温州展开相互性的佐证。“试验做了一年,成效非常不错,各个地区表现出来的个性特征也不样。”包纯田还透露,这为下一步计划两年之内把温州立法提升为全省立法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温州金改从伊始到现在,外界不断有“温州金改难落地、效果不明显”的负面声音。“温州金改的成果在底部不容易看到,但是机制改好了还是能够看到。”王毅如是说。

  全市民间借贷备案116.93亿元

  市金融办人士表示,温州金改前两年做的是前期铺垫工作。经过起步、突破和深化,到了第三年,各项改革和创新的效果开始显现。

  会议上,市政府副秘书长、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介绍了温州金改三年来关于规范民间融资的成果。他总结为“率全国之先开展十大项目试点”:开展农村三位一体资金互助会试点,设立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成立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编制并发布温州指数,开展私募融资业务,创设幸福股份和蓝海股份,设立地方金融管理局,出台首部地方性金融法规,启用地方金融非现场监管系统,成立首个地级市人民银行征信分中心。

  “当时最担心的是《条例》出来以后是不是有人来做,会不会有人来登记,现在这个担心已经消除掉了。”张震宇说在温州推进民间融资规范化和阳光化稳步前进,自《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正式实施以来,截至1月5日,全市共备案民间借贷6146笔,总金额93亿元;如果加上《条例》实施之前已经备案的数据,则温州市共备案8776笔,总金额116.93亿元。此外,共有14个企业发行了私募债和定向结合债。“2015年的登记量确保50亿元,力争80-100亿元,到2016年的时候要超过200亿元。”

  此外,温州的金融监管体系也越发完善。市金融办人士介绍,温州采用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管相结合,对十七类地方金融市场主体进行监管。目前,正常营业并且已经纳入温州市地方金融管理局监管的有690家,注册资本金180余亿元。

  编制发布“温州指数”既是温州金改实施细则的重要内容之一,又是我市金改的重点项目之一。随着不断地完善,“温州指数”成为温州乃至全国民间融资市场的“风向标”,在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上发挥作用。“温州指数作为民间的利率价格,对弥补国民经济体系中的价格信息不足具有积极意义。”王毅说。

  外省金融办

  讨教“温州经验”

  8日的“温州指数”编制年会上,省内外金融办主任、在外温州商会会长以及省内外监测网点负责人悉数到场,为“温州指数”如何进一步发展与应用出谋划策,同时讨教“温州经验”。

  河南省安阳市金融办在2012年就来温州考察,回去后成立了民间借贷登记中心。安阳市金融办的荣文希说,借贷登记中心和温州的一样挂出了借贷利率,对民间借贷利率指导有很好的作用。这次他们是要来学习如何化解如何“两链风险”。“现在安阳市资金链、担保链的断裂问题爆发得比较厉害,银行也有抽贷现象,温州具体是怎么做的?”荣文希显得有些急迫。

  湖北省宜昌市金融办陈德中则直接把想筹建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的当地人带了过来。“你们是怎么面对,怎么克服,我们都想看一看。”陈德中说宜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爆发区域性金融风波,现在急需要“温州经验”,温州的法规、机构和队伍都感兴趣。他认为民间借贷随着经济发展是一直存在的,如何监管是很个重要的课题。

  贵州省贵阳市金融办的罗尧重则直言这次是带着问题来的,是关于政府在民间融资活动中如何防范风险,变被动为主动。“处置非法集资过程中,有很多事情让我们困惑。”他说门槛怎么设定、由谁来监管、金融办的职能权限想参照“温州经验”。

  张震宇表示,经过探索和实践,温州金改已经形成了5个可以在全国复制的“项目”,包括民间资本管理公司、民间借贷服务中心、温州指数、地方金融监管体系和地级市征信分中心。接下来还有金融风险化解和不良资产处置机制、地方性金融法规等另外5个试点待总结经验后也可以在全国复制推广。